你希望你的员工深情凝视你,还是你们共同的远方?

2018-10-17

员工与企业,谁也不需要对谁忠诚。大家真正需要忠诚的,是那个共同的梦想,共同的诗和远方。

员工与企业,谁也不需要对谁忠诚。大家真正需要忠诚的,是那个共同的梦想,共同的诗和远方。

在大变革时代,外部龙卷风式的变化,更加凸显了企业内部的一潭死水,“优秀人才跳槽比升职成长快”这个“潜规则”,渐渐变成了“显规则”。

 

员工忠诚度,不是企业对员工的要求,是员工对企业和企业家的打分,是领导力的量化指标。尤其是在大变革时代,要求员工对企业有忠诚度,而自己却对员工“不忠诚”,那是让企业自嗨的摇头丸。

 

那么,面对这样的局势,企业应该怎么办?

 

怎么办?所有的答案,都在员工和企业的关系里。

 

员工和企业是雇佣关系,但雇佣关系的本质,是某种形式的合伙关系,是种共同体。这种合伙关系有三种形态:利益共同体,事业共同体,命运共同体。

 

什么是利益共同体?我是来赚钱的。我通过帮公司赚钱,来获得我应得的部分。公司赚到钱,分配机制又合理,则皆大欢喜。但是如果我努力了公司也不赚钱,那说明我们不是最合适的利益共同体,你另请能帮你赚钱的高明,我也去我的价值能真正兑现成货币的地方。这叫利益共同体。利益共同体,是一切合伙的基础。

 

但是,优秀员工通常并不甘于此。

 

他们明白,短期利益和长期利益之间,必须有一个取舍;风险大小和收益多少之间,必须有一个平衡。

 

我不能永远劳动一天,就赚一天钱,我要选一个领域,甚至一家公司深扎下去,牺牲掉本来应得的、几乎无风险的短期收益,获取可能有风险的、长期的、但是更大的回报。这项投资,就叫做:事业。

 

这种合伙关系,叫事业共同体。这个可能的长期收益,也许不只是金钱,还包括名誉,人脉,和最终持续收益和持续劳动的兑现。

 

那么,问题来了。你希望你的企业是一个利益共同体,还是一个事业共同体?你的员工呢?他们期待在一个利益共同体里工作,还是在一个事业共同体里工作?

 

也许很多企业家会立刻回答:我的企业是“事业共同体”!

 

利益共同体,和事业共同体*大的差别,是“愿望、风险、利益”这三者之间的排序。

 

如果一个员工发自内心向往你所描绘的愿景,并且由衷坚信只要你们一起努力,就可以让这个愿景实现,最终也可以因为这个愿景的实现,自己获得巨大的利益(金钱、名誉等)的时候,他将可能拥有巨大的“愿望”,成为“风险”偏好者,牺牲自己的短期“利益”,和你形成“事业共同体”,以求获得“事业”成功(长远、但是更大的利益)。

 

但是如果他不相信(是的,他不会告诉你他不相信,而且,他会想方设法让你觉得他甚至比你更相信),他就会在行为上优先选择短期“利益”,规避中长期的个人“风险”,但是告诉你他在“愿望”上对你的梦想深信不疑,同时默默地计算外部一切职位的机会成本。

 

利益共同体,和事业共同体,是短期与长期、风险与收益之间的一个选择。这个选择,是基于对公司未来,以及公司未来与自己收益之间的关系的信仰。

 

今天我们看到的跳槽、淘汰、忠诚度等等的问题,几乎无不出自于此,出自员工和企业,对利益共同体,和事业共同体之间的认知分歧,出自一种“错配”。

 

我们把员工对企业的期待,以及企业对员工的期待的不同,用两个维度,分成四个象限。

 

在第一象限(创业困境)里,企业有伟大的愿景,希望改变世界。但很不幸的是,这时候,某些企业招来很多能力也许很强,但并不真的相信诗和远方,也不愿意为这个远方承担风险的员工。

 

这些员工,甚至高级经理人,都希望靠自己的能力“短期兑现”,和企业保持“利益共同体” 的关系。痛苦,于是产生了。因为这种不匹配而产生的痛苦,通常出现在创业公司里。

 

很多创业公司的创始人,浑身抱负,但是战略不行、管理不行,所以从大公司挖来很高身价的职业经理人,然后给他们更高的薪酬。

 

这时,这些员工、职业经理人的眼光,一直死盯着老板,因为他们心中没有远方。最终,这些员工和职业经理人大多被淘汰。我们把这个象限,叫做“创业困境”(有梦想,没人才)。

 

在第三象限(转型困境)里,很多员工,尤其是很优秀的员工,期待拥有或者参与伟大的事业。但是,已经成功的传统企业家的胸怀,就是继续在原来的赛道上继续赚钱。我赚到了钱带你分一些,没赚到,我可以不怨你,但是你也别怨我。

 

如果这家企业是时代的宠儿,那什么都挺好的,但是,突然环境变了。这家企业的愿景、战略、组织都跟不上时代的变化了。在变革的时代,这个象限是最纠结的。既得利益还没有完全消失,但是优秀的员工已经不看好公司的未来。

 

这时候,企业家会试图用“忠诚度”和“企业文化”来留住优秀员工。但是越优秀的员工要的越不是那个,他们要的是“事业”(长远,但是更大的收益),因此,大量优秀员工会选择辞职。我们把第三象限,叫做“转型困境”(有人才,没梦想)。

 

第一象限和第三象限,是大变革时代孕育伟大企业时的阵痛。这个“替时代生孩子”的过程是极其痛苦的。

 

第三象限(转型困境) 的企业,能(必须能)找到自己新的愿景,并且让优秀员工发自内心的相信。这很重要,很多转型企业的问题是,描绘了一个自己都不相信的未来,自欺欺人。能把“时代的孩子”接生下来的,只有真正的“领导力”,一个令人激动、值得相信的未来,并指明道路。

 

如果真的找到了这个“未来” ,这时候,优秀的人才会把自己的优先级为这家企业重新调整为“愿望、风险、利益”,并且和企业一起,进入第二象限(事业驱动),与你并肩战斗。否则你用任何“忠诚度”、“企业文化”、“感情”留住他们,都是留不住的。

 

你能留下的,大多是按照“利益、风险、愿望”排序的员工。而那些优秀的员工,会纷纷进入有领导力的创业者带领的“第一象限”(创业困境)的企业,并陪伴他们进入第二象限(事业驱动)。

 

领导力,是时代的接生婆。我们举几个例子。

 

前段时间,我拜访了一个美少女天团“SNH48”的创始人王子杰。这个天团,有160多名美少女成员,在最近两年迅速窜红,获得了很大的成功。

 

我对他们的组织形态很感兴趣,我问他,你是怎么从第三象限(传统的明星经纪公司)走到第二象限(明星创业平台)的?

 

他说,我给每一个努力奋斗的美少女,更大的平台。SNH48每周都有剧场演出,参加各种通告,出唱片,演电影。

 

王子杰把一场表演里,哪一个女孩子站在舞台中间(获得更大的曝光),以及谁可以出演电影,谁可以出唱片等等,都交给粉丝们投票决定。越努力的女孩子,粉丝们越喜欢,就会有越大的机遇,获得越大的成就。

 

SNH48是一个组合,更是个人的创业的平台。于是,她们无比努力,争取粉丝的拥护。

 

SNH48,和每一个美少女,成为了“事业合伙人”。

 

有一个辩论节目,叫做《奇葩说》,每一场辩论虽然都非常精彩,但是一定会从两支参赛队伍中淘汰一名选手。

 

淘汰谁的这个决定权是由现场观众决定的,而不是节目组。淘汰后,将有一名候补选手替上。这样,每一个选手都会非常努力,奇葩说就变成了辩手的一个“创业平台”。

 

越努力辩论,观点越精彩,观众越认可,留在台上曝光的机会就会越多,获得越大的影响力收益。奇葩说,和辩手,成为了“事业合伙人”。

 

第二象限(事业驱动),就是张瑞敏说的“没有成功的企业,只有时代的企业”中的“时代的企业” 。员工和企业,都愿意为了时代的机遇,可能带来的巨大的中长期利益,而放弃部分短期利益,共同承担风险,共同奋斗。

 

很多企业家都希望把自己的企业带入第二象限,但是如何判断你是真的在第二象限,还是自以为的呢?

 

为此,我们提供一个简单的标准来判断。对于你的员工,你只需要问一个问题:我打算给你降薪50%,然后任命你去负责那件事情,如果你做成了,你可以享受500%的收益。你愿意吗?对于你自己,你只需要回答员工一个问题:老板,我打算自己降薪50%,申请负责那件事情,但是如果我做成了,我要500%的收益,可以吗?

 

如果你们俩一拍即合,恭喜,你们都在第二象限(事业驱动),你们是“事业合伙人”。如果你回答“不行”,你们在第三象限(转型困境);如果他回答“不行”,你们在第一象限(创业困境)。

 

处于这两个困境的原因,都是因为你缺乏那个真正的“领导力”:找到那个令人激动、值得相信的未来,并指明道路。

 

如果找不到那个“领导力”(让员工能以“愿望、风险、利益”的顺序思考)呢?不少企业从此退回到第四象限(利益驱动)。

 

网上一度流传一句话:不要和我谈理想,我的理想就是不工作。这句话指的就是这个状态,一种典型的“利益、风险、愿望”的排序。

 

如果你的企业处于这个状态,那就接受这个现实,找只为钱而工作的员工,并且用最合适的短期利益刺激员工,作为“团伙”赚钱,然后接受由此带来的员工高流动率,并安排合理的管理手段,对冲这种高流动率。

 

有的企业家的纠结在于,明明和员工是“利益共同体”关系,却为了降低员工流动率,假装自己是“事业共同体”,说一些员工无法相信(甚至他们自己内心都不相信)的话,试图招到一些为梦想工作的人,然后要求他们付出忠诚度。这将把自己放在非常尴尬的位置上。

 

第四象限典型的企业是家政公司,不要和我谈“城市让生活更美好”,请给我按小时结账。

 

第二象限(事业驱动)很令人向往,但不一定是所有企业唯一正确的出路。第四象限(利益驱动),也许恰恰事实上是不少企业的最后归宿。痛苦不在于你想自己在哪个象限,痛苦在于你是否有不偏不倚的自我认知:到底哪一个,才最适合我的企业。

 

那么,如何能和员工从利益共同体、事业共同体,最后成为命运共同体呢?

 

成为利益共同体的基础是,你们有共同的短期利益;成为事业共同体的基础是,你们有长期的共同利益。总之,你们有共同想得到的东西。但是,成为命运共同体的基础是,你们有共同不能失去的东西。

 

把上面的问题修改一下,变为:我打算给你降薪50%,你再从家里掏500万现金投进来,然后去负责那件事情,如果你做成了,你可以享受5000%的收益。你愿意吗?

 

如果他这也愿意,说明他是多么看好这个企业的未来啊,甚至愿意把自己的全部身家赌进去。这时候,你们有了共同的不能失去的东西,你们就成为了真正的命运共同体。

 

给你涨50%工资,你愿意干吗?这是利益共同体。给你降50%工资,如果做成,拿500%收益,你愿意干吗?这是事业共同体。给你降50%工资,另外请你掏500万投资,如果做成,拿5000%收益,你愿意干吗?这是命运共同体。

 

员工与企业,谁也不需要对谁忠诚。大家真正需要忠诚的,是那个共同的梦想,共同的诗和远方。

 

关于我们

 

微知 VIPHRM 是一个云端的人力资源共享服务中心(HRSSC) 。我们基于SaaS、大数据、AI,帮助企业管理员工入职、考勤、社保、薪资、福利等问题。

 

作为一家人力资源科技公司,VIPHRM 始终致力于助力企业实现“对内可管理,对外可联通”。对内,我们利用考勤管理、薪酬管理、BI 分析、员工自助 APP 等工具与服务,帮助 HR 实现智能化、数据化、可视化的人力资本管理。对外,我们连接海量专业服务——社保、商保、福利采购、差旅管理、金融服务……无界服务,触手可及,满足员工的个性需求。

 

至今,全国逾 8 万家企业的 640 万名雇员每月通过 VIPHRM 云平台获取个性化的人力资源科技服务。

参与讨论

发表评论

http://news.viphrm.com/wp-content/uploads/2018/10/微信截图_20181017094108.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