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年人的离开悄无声息

2018-10-30

那个上有老下有小的中年人,总应该给自己喘口气,不是得过且过,不是偷懒懈怠,只不过是该换个姿势面对生命,毕竟时间摧毁一个中年人,实在太容易。

那个上有老下有小的中年人,总应该给自己喘口气,不是得过且过,不是偷懒懈怠,只不过是该换个姿势面对生命,毕竟时间摧毁一个中年人,实在太容易。

中年是一场斗争,人斗不过命,命斗不过时间

 

姜文在《狗日的中年》里如是写道。

 

李咏的太太今天发了一篇微博:“在美国,经过17个月的抗癌治疗,2018年10月25日凌晨5点20分,永失我爱。”

 

今年正好五十岁的李咏,在本该刚刚知天命的年纪,突然离开。

 

还留恋在李咏拿小锤砸金蛋的《幸运52》,还停留于李咏主持春晚的摩登造型,还念念不忘“我是主持人李咏,下期节目再见。”

 

李咏曾经出版过一本自传,《咏远有李》。

 

在发布会上,原本这么一件喜庆的事,他却自己特别提到早就想好日后的遗言:欢迎大家光临我的告别仪式,劳累各位了,你们也都挺忙。

 

今天来的都是我的亲朋好友,既然不是外人,我也没跟你们客气,走之前都说好了,今儿来送我,就别送花了,给我送话筒吧。

 

我希望我身边摆满了话筒。人生几十年,一晃就过,我李咏这辈子就好说个话,所以临了临了,都走到这一程了,还在这儿说话。

 

忙碌了大半辈子,李咏最后的心意都不肯忘记自己的主持人身份。

 

很多人并不知道,三十多岁在央视的那几年,光鲜亮丽的红火下,也是李咏最难熬的几年。

 

他曾经在接受采访的时候说,自己是台里医务室开安眠药最多的人,一块钱三板。

 

最严重的时候,一天就要吃整整一板。

 

他的人生几乎大半辈子都在舞台上,可所有的压力都悄悄地藏起来,就连身患癌症重病都没有一丝一毫地透露。

 

人到中年,生老病死的事情都猝不及防,离开都变得悄不作声。

 

中年人把所有的意外藏在了“忍”

 

去年曾传出李咏的近照,瘦了,并且还换了新造型,看起来很精神。

 

现在回过头,却不曾想到那是中年人在积极地对抗癌症。

 

可是他没有跟外界透露一个字,就像当时吃的安眠药,一杯水一并吞下。

 

张爱玲曾经在《半生缘》写到,

 

中年以后的男人,时常觉得孤独,因为他一睁开眼,周围都是要依靠他的人,却没有一个他可以去依靠的人

 

就在一周之前,大特保CEO周磊因心血管疾病去世,年仅45岁。

 

而他当年创立大特保的初衷就是希望为普通人提供健康险。

 

聚焦健康领域的工作者,怎么可能不知道自己的病情到底有多危险?

 

可是周磊没有告诉自己的下属,他依然昂扬地工作,以自己的热情带领着下面的人。

 

因为他很清楚,面对再大的压力,承受再多的病苦,作为CEO的他不能说,更不能倒。

 

可中年人的命运从来都不只有奋斗那么简单。

 

周磊像往常一样,普通的周末,常规的加班,熟悉的办公室,可他倒下去就再也没能够起来。

 

没来得及交代工作,没来得及跟亲人道别,甚至都没能好好地说声再见。

 

中年人不敢说,因为害怕说了,意外就会变成明天。

 

“独得皇上恩宠,雨露均沾”的宋小宝,也在去年默默地暂时退出娱乐圈,因为已经病到连走路都需要人搀扶。

 

人见人爱的宋小宝,在2016年参加了20多档节目。从50后到00后都是他的粉丝,电视转台只要看到他的脸,都一定会停下来,因为有宋小宝的节目一定不会差。

 

可是就在录制《欢乐喜剧人》的时候,旧病复发,脸色苍白,不得已紧急120送往医院。

 

可就算再难受,宋小宝仍然坚持表演完,甚至在节目结尾处配合队员大跳印第安舞,还不时地翻跟斗。

 

只是一下台,他就躺倒在急救床上,被救护车拉走,紧急送往医院。

 

后来面对娱乐记者的追问,宋小宝还出来澄清:只是胃病,已无大碍。

 

中年人说自己有多坚强,往往就有多脆弱。

 

中年人在健康面前,千万别说自己很有钱

 

曾经叱咤商界的风云企业家,担任过政协委员的温州首富王均瑶,在临终时,感慨道:“世界上最贵的床,就是病床。”

 

而他去世时只有38岁。

 

今年的票房之王《我不是药神》,讲述了一个普通人为了与病魔斗争的故事。

 

而这部电影的原型是一个叫做陆勇的人,他与李咏同样都生在1968年。

 

2002年查出有慢粒白血病的时候,34岁的陆勇,家庭还相当殷实。

 

父亲早在1985年就下海经商,是一家五金厂的老板,而陆勇自己是一家外贸公司的负责人。就当生活一帆风顺的时候,意外给这个中年人当头一棒。

 

“不就是治病吗?!这个钱咱家有。”父亲面对陆勇的病,想要给他最大的依靠。

 

想到治病很贵,可从没想过有这么贵。

 

一片药就是200块钱,它的价值是同样重量黄金的十倍。

 

而为了资助他吃药的费用,陆勇父亲也在出去工作的时候因车祸去世。

 

所谓的“殷实”很快就被一盒盒药片,像吸血鬼一样榨干。

 

陆勇不想拖累家庭,更不想让妻子孩子因为自己的病吃不起饭,这才有了后面自己吃“假药”卖“假药”的故事。

 

中年人知道,容易二字与自己无关,自己的残局只能自己收拾。

 

生死是唯一的大事

 

四个月前,一位很普通的中年人,37岁的刘凌峰发了一条朋友圈。

想拥抱每一个认识的人,

 

想跑马拉松,

 

想参加儿子的家长会,

 

想跟老婆重新拍婚纱照……

 

这上面的每一条对我们普通人来说,都是再微小、再简单不过的事情,可是对刘凌峰来讲,却已成为“遗愿清单”。

 

37岁的他,已被确诊为胃癌晚期。

 

他跟老婆道歉,说跟了他,受委屈了。可老婆回答:“没有,不委屈,我愿意。”

 

刘凌峰说:“每一天都是赚的,没有什么好遗憾。珍惜每一分每一秒,是我最大的感受。”

 

最近流行一句话,成年人的崩溃都是静悄悄的。

 

可事实上,这些崩溃反过来带走成年人生命的时候,更是悄无声息。

 

其实,哪里需要挺过那么多崩溃。

 

多少当时觉得无法过去的坎儿,过上几年突然就风轻云淡了。

 

小沈阳当年在春晚有一句台词,“人的一生很短暂,有的时候跟睡觉是一样的,眼睛一闭,一睁,一天过去了,眼睛一闭,不睁,这辈子就过去了。”

 

那个上有老下有小的中年人,总应该给自己喘口气,不是得过且过,不是偷懒懈怠,只不过是该换个姿势面对生命,毕竟时间摧毁一个中年人,实在太容易。

参与讨论

发表评论

最近内容

阅读更多内容,狠戳这里
http://news.viphrm.com/wp-content/uploads/2018/10/微信截图_20181030095849.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