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为滴滴部分招聘岗位被冻结,天猫非技术岗需求锐减

2018-11-29

进入10月以来,互联网企业减少甚至停止社会招聘的消息就不绝于耳。

进入10月以来,互联网企业减少甚至停止社会招聘的消息就不绝于耳。

最近,从阿里巴巴、京东到华为,不少有意向的应聘者人心惶惶。不过,随之而来的是企业一次又一次辟谣,阿里、华为等公司都给出了“没有停止招聘”的官方说明。
目前,确实有部分正在招聘的岗位被突然冻结,互联网公司员工规模的增速也在下滑,电商、游戏等行业应该是“重灾区”,不需要特殊才能的普通岗位将被锐减,但人工智能、新零售等高端岗位依然持续在招聘,甚至供不应求。
社招和岗位都在缩减
“已经面到最后一轮了,也收到了最后一轮的面试通知,但突然猎头公司的人通知我,这个岗位的招聘取消了,不再向外招聘。”前不久,一位应聘华为华东地区某技术岗的求职者陈华(化名)说,在经历了二轮技术考官、一轮人力资源负责人共三轮面试之后,他顺利接到了大部长面试的书面通知,这也是最后一轮面试。但就在面试前,猎头公司突然口头告知,这个岗位停止对外招聘了,这让他有些措手不及。就在半年前,华为曾进行了一轮大规模社会招聘,“挖”走了不少企业技术骨干,他身边不少同行都在那个时候进入华为,没想到半年后,技术岗位的招聘突然暂停。
“普通岗的社招的确停了。”一位华为上海的内部人士证实了这一事实。据这位内部人士透露,不久前,华为内部下发了一份文件,要求公司停止普通社会招聘,优秀往届生、关键稀缺人才以及公司专项招聘之外的岗位求职,将不再发放offer,“一些人工智能、云计算领域的高端岗还在招,但这些岗位都至少需要10年以上的工作经验,且必须是其中顶尖的技术人才,除此之外,都将以内部流动代替对外招聘。”
无独有偶,“想去的公司不招人了,拿到了offer,公司却突然业务调整,停止招聘”成为不少互联网求职者面临的共同“窘态”。一位通过朋友推荐应聘滴滴杭州公司某普通技术岗的程序员说,前面几个流程基本走完了,但进入最后发offer环节时,那位推荐他的同行突然告诉他,岗位被冻结了,无法确定什么时候才能重新启动。
一边是冻结甚至停止社会招聘,另一边则是不断减少的岗位需求。据杭州电子科技大学某学院的一位教师向媒体透露,之前阿里每年在该校招聘本科生的数量在30-40人,但今年下降到10人左右。
“天猫今年对外招聘规模比往年小了许多。”与天猫、蚂蚁金服有业务合作的一家猎头公司的人士说,阿里今年一整年的HC(人员招聘预计规模)都不明朗,这让上下游的企业也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影响,他们不得不努力开拓其他领域的客户,“目前来看,高端技术岗受到影响不大,更多是非技术的HC。” 从这位人士透露的情况看,除了天猫之外,蚂蚁金服的岗位缩减比例并不明显,甚至支付宝跨境运营岗位仍在扩招,“这其中既有外部经济环境的影响,也与阿里内部战略调整的因素有关。但明年是否会有所放开,目前很难确定。”
结构调整引发人事震荡
尽管从2015年开始,外界对互联网企业进入“用人寒冬”的传闻就不绝于耳,但从各家企业财报上看,每一年互联网企业的员工规模都呈现出上升的势头,只是增速有所放缓。随着企业自身不断寻求业务转型,对内部人才结构的调整开始进入深水区。
以腾讯为例,对比最近三年来其财报中公开的雇员人数,员工总人数还是在迅速上升。截至2018年6月30日,腾讯雇员总人数为48684名,2017年6月30日,雇员总人数为40678名,再推前一年,2016年6月30日,这一数据是31557名。两年间,员工增幅下降10%,不过,今年最新一季财报中公布的2018年第三季度员工新增规模(3928人)甚至超过去年同期(2794人)。总薪酬水平也未出现明显变化,2018年上半年,总薪资成本199.38亿,较去年同期,上升39.21亿,人均收入达到40万元。
阿里巴巴最新财报中公布的近三年雇员人数,同样是总体上升,“截至2016.3.31、2017.3.31、2018.3.31,中国地区员工总人数分别为36446、50097、66421人”,总人数增速下滑5个点。
华为2017年年报显示,其用在工资、薪金及其他福利上的费用为1402.9亿元,同比上涨15.11%,根据其18万员工计算,华为人均薪酬达77.94万元。
相较用人规模,互联网企业内部正在不断进行的结构调整或许成为岗位需求不断冻结的重要原因。阿里财报显示,截至2018年3月底,电商领域相关的运营及客服人员在阿里巴巴员工总规模中占比已经达到最高,为37.6%。人员饱和及相关业务扩张放缓,造成了阿里电商相关职位HC锐减的重要原因。
智联招聘平台大数据显示,2018年第三季度,IT/互联网行业的招聘职位数与去年同期相比减少51%。其中,电子商务行业的招聘需求同比下降57%,在IT/互联网大行业中跌幅居前。与此同时,此前火热的网络游戏行业受网游总量和新上线数量限制的影响,在第三季度大幅减少48%。
“相对于新零售、人工智能,电子商务对人口红利的依赖程度更高,随着人口红利逐渐缩小,电子商务业务量趋于饱和,接下来企业会将扩张的重心转移到新兴领域。”在分析人士看来,电商、游戏行业都将面临调整,用人需求的锐减将持续到2019年。
冷热不均 这些岗位热度不减
“另一方面,人工智能、大数据、云等新兴行业内的高端人才,目前依然处于供不应求的状态。”在一位猎头公司的负责人看来,新一轮的人才结构调整已经在互联网企业内启动,因此岗位需求方向不断向稀缺的高精尖领域靠拢。但市场对此的反应速度并没有预期那么快。一位阿里内部人士透露,此前阿里内部也会对一些特定岗位进行内部转岗招聘,但部分岗位匹配度不高,因此很难全面停止社招。
在阿里巴巴最新财报中将人才管理作为未来业务的重大挑战,“我们必须继续招聘、培训、整合和有效管理新员工,以满足新业务的需求,如新的零售计划和扩大菜鸟网络。如果新雇员和现有雇员表现欠佳,我们的业务、财务或经营成果可能受到重大损害。”
根据猎聘网阿里巴巴目前在华东地区开放的招聘职位可以发现,目前阿里对外招聘的主要岗位普遍集中在以蚂蚁金服、盒马鲜生为代表的新零售以及跨境贸易这三大核心领域,其中蚂蚁金服相关职位占到60%以上。
此前,腾讯医疗人工智能实验室有关人士透露,目前人工智能领域的人才相对稀缺,整个行业都面临“用工荒”,不少人才不得不从海外重金引进。因此,相比较部分非技术岗位的需求下降,这些核心业务的用人需求一直处于开放状态。
“与华为公司474.5亿元的净利润相比,1400亿用于人力成本,几乎是净利润的三倍。因此,做出优化调整在所难免。” 在分析人士看来,在新一轮人才结构调整中,华为也和阿里、腾讯一样,势必将人力资源向“稀缺人才领域”,包括云计算、人工智能、视觉算法等等领域集中。
此外,有分析机构对今年4月-9月招聘广告平台上的60个行业招聘广告数量进行分析发现,新经济领域,包括消费服务、生活服务、酒店旅游、餐饮;高端制造领域,包括制药、电子、半导体、集成电路、计算机、自动化、通信、计算机服务等出现了正向上升,从而反映出下一轮增长点的新方向。

参与讨论

发表评论

最近内容

阅读更多内容,狠戳这里
http://news.viphrm.com/wp-content/uploads/2018/11/微信截图_20181129094345.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