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年前他亏掉千万,如今他拿1.2个亿奖励员工,让卧底都不愿回去!

2018-12-17

对自己狠,对员工好,你做到了吗?

对自己狠,对员工好,你做到了吗?

一年营收50亿,员工多达20000人,在全中国开了300家店,今年给员工奖励1.2亿元,却坚持不上市。

 

他奖励优秀员工绝不手软,“每人每年100万津贴,不直接给钱,从父母到孙辈,上下管四代,教育、医疗、旅游、保险费用,全报!”

 

他还给分部老板、总部高管立下一条规矩:年收入超出1000万的部分,必须拿出50%激励自己团队。

 

有企业以前派人到这家公司当卧底,到了最后,这些人都不愿回去,因为福利太好了。

 

2017年,他一共给员工分了7000万元,2018年要分到1.2亿。他的公司跟海底捞、外婆家并称“餐饮界BAT ”

 

他就是西贝集团的董事长,西贝莜面村的创始人——贾国龙。

 

血亏百万,还遭顾客嫌弃:“你做的海鲜都有羊肉味!”

 

在西贝之前,贾国龙已经算的上是 “小城之王”。在家乡内蒙古临河,他开过咖啡馆、西餐厅、酒吧,甚至还开成了一个小吃广场,里面从东北菜到火锅店一应俱全。

 

1997年,贾国龙南下深圳,决定挑战海鲜酒楼。

 

但让贾国龙没想到的是,不管他再怎么钻研,当地人根本不认账,对他的评价是:“一个内蒙人开的海鲜馆,做的海鲜都是羊肉味!”

 

结果一个月下来,贾国龙就亏了十几万,又过了几个月,100多万全部赔了进去,几乎搭上了全部家底。

 

“总觉得不服气,还是想碰碰海鲜。”

 

这突如其来的当头一棒,激起了贾国龙的斗志。

 

1999年,贾国龙等来了一个机会。临河政府要在北京设办事处,于是,他承包了北京金翠宫海鲜大酒楼。4个月下来,100多万又打了水漂。

 

这回贾国龙坐不住了,他破釜沉舟把海鲜一锅端掉了,改为莜面村,改卖家乡特产莜面和羊肉,还花了10万块请来德德玛做餐厅代言人。

 

“那些人不知道从哪儿来的,就像从地上长出来的一样,一下子就来了好多的人。”

 

当年下乡到内蒙的知青们成了贾国龙的常客,因为回到北京以后,他们再也没吃过这么正宗的莜面。

 

不光人气上去了,成本还降下来了,贾国龙撤掉了之前高薪聘请的广东厨师,换上了家乡的厨师,餐厅日均流水从2万元涨到4.5万元,再到6万……刹都刹不住。

 

2001年11月,贾国龙在北京注册了北京西贝餐饮管理有限公司,“西贝”一语双关,既是“西北”的意思,合起来又是个“贾”字。

 

一年之后,西贝莜面村在北京的营业额已达1亿元。

 

摸索之后做减法,从1亿到50亿

 

2012年,《舌尖1》播出了绥德县的地方名吃“黄馍馍”,极具西北特色的面食让贾国龙很兴奋,带着团队开车1000多公里去了陕北,四处打听,终于在一个偏远的山村找到了黄老汉。

 

但问题来了:黄老汉制作黄馍馍完全是传统工艺,把面放在热炕头上发酵,这没办法复制到西贝。

 

为了保证黄馍馍不会丧失原本的味道,贾国龙做了两件事:一是在配料上增加了小米面、白面、玉米面,五种面,馅料改成了豆沙加大红枣;二是实现手工制作的标准化。

 

西贝的介入也让黄老汉从贫困农民成为了全村的首富。而西贝接着这个有价值的产品,在试销之时,两天之内就售出1.7万个黄馍馍!

 

最初,西贝有肉夹馍、凉皮、大盘鸡等200多道菜品,每道原料都去大西北找,贾国龙也挺闹心。

 

他决定做减法。

 

贾国龙重新调整了西贝的菜谱,压缩了菜的品类,新菜谱做了分级,最大的变化有两个:炒菜减少;羊肉泡馍、西北凉皮、肉夹馍、大盘鸡等传统名菜增加。

 

他把自己的核心竞争力定为两种食材:牛羊肉和五谷杂粮类。

 

这一减不要紧,西贝马上迎来二次大爆发。

 

西贝品牌一夜蹿红,全国连锁店在两年内从38家店迅速扩张到66家。

 

在2012年,西贝启动了一个大动作,花费几千万改名:西贝西北菜。

 

但是,两年之后,西贝又改回了西贝莜面村。其实,西贝创始人贾国龙在2年时间内,改了4次名,有西贝民间菜,西贝西北菜,再到“西贝,烹羊专家”,最后还是回到“西贝莜面村”。

 

这四次不断的改名,让西贝血亏了几千万,直到2015年,西贝重新设计了业务模式:好吃战略。

 

围绕好吃战略,贾国龙做了一系列让用户可感知的承诺,比如明厨明档、粉丝试吃、不好吃不要钱等等。

 

总结一下,要突围做减法、传递价值,这样的企业才更有生命力.

 

人性大师的驭人之术:对自己最狠,对员工最好!

 

贾国龙的成功与其性格有不可磨灭的关系,有两点:对自己狠,对员工好!

 

对自己狠在哪?

 

贾国龙合作多年的朋友曾这样评价他:在他身上找不到任何工作以外的欲望和爱好,不抽烟、不喝酒、不唱歌、不跳舞、不打麻将、不收藏古董……

 

基本全年无休,内部调侃他为“715白加黑夜总会”,每周工作7天,每天15个小时,白天加晚上,夜里总开会。

 

贾国龙还是个挑战狂,什么都敢创新,敢做新模式。

 

2015年至今,从西贝莜麦工坊到西贝燕麦面,从西贝燕麦面到麦香村,再到超级肉夹馍,西贝快餐项目屡战屡败,屡败屡战,耗时三年多,花了好几千万,调动了组织极大资源。

 

而贾国龙的态度却是,“试错本身就是一种成功”。

 

在管理上,贾国龙在培养员工上舍得花钱,在细节里足够用心。

 

西贝的分店只需要向总部上缴60%的利润,余下的40%由管理团队自行分配。

 

西贝的创业团队骨干都至少有三份收入:几十万的年薪、PK赛奖金、股份分红。

 

西贝一线员工的收入,比同行的收入要高50%-100%,甚至高于他们总部人员的收入。

 

贾国龙今年已经51岁,从一家餐馆的老板到执掌2000多家店的企业家,贾国龙说过一句话:

 

“ 做生意像是菜农,今天种,两个月之后就能收,收了就卖;但是,做品牌像一个果农,今天种树种下去,浇水、施肥,三年之后才开始瓜果,但未来会持续很多年。”

 

对自己狠,对员工好,你做到了吗?

参与讨论

发表评论

http://news.viphrm.com/wp-content/uploads/2018/12/微信截图_20181217091141.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