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班4年,公司就这样逼我辞职?”

2018-12-26

老板让员工吃亏,员工就让客户吃亏,客户就让老板吃亏。

老板让员工吃亏,员工就让客户吃亏,客户就让老板吃亏。

我发现,动不动就讲狼性、泼鸡血的公司,多半都过得不怎么样。

 

这不是什么物极必反,是于情于理都压根不符合规律。

 

前几天听到一个同事吐槽。他好友上周收到一条消息:公司层面要求,即刻起取消全部节假日。理由只字未提。

 

更令人想摔杯子的是,这条指令,仅通过直属领导口头传达。

 

他朋友上班四年,原本已是上6休1,节日轮流值班。别说三倍薪水,连1毛钱补贴都没看到,至于加班费啊调休时间啊,那是神马?可以吃吗?

 

果不其然,当天下午他们就炸了,几个人打算集体请辞。

 

“那种公司不离职难道还留着过年么?”同事噼里啪啦一口气吐槽完,气得大口喝水,“我都和朋友说,赶紧跳槽。”

 

“还是,先别急着集体离职吧…”我安静了一会儿说。

 

“为什么?!”同事投射来一种看妖怪的眼神。

 

我突然有些难过。因为,年底突然提出取消全部节假日,并且没有任何文件、不给任何理由,很可能本意就是逼着员工自动离职。

 

不仅省下年终奖、赔偿金,员工还得按照辞职的流程做好交接,真是“一举多得”。

细想来,我们周围永远不乏员工被刻薄对待的案例:

 

周末晚上没及时回领导微信,10分钟后立马被开除;

 

女白领怀孕后,从管理岗被调去行政后勤岗;

 

上司加班下属没留下一起加班,第二天开会点名批评。

 

看似雷厉风行,实则愚蠢至极。

 

越让你拼命的老板,越不值得你拼命,他们的观念始终停留在地主与长工之间剥削式的原始关系,把自个儿作死,估计只是时间问题。

不少企业对“严厉”两个字,有着迷之误解。

 

比如,几乎每隔一段时间,网络上就会出现《老板不狠,员工不强》或类似《对员工宽容的公司都死掉了》这样的文章。把公司倒闭,解读并归咎于福利太好、加班不够,甚至把上司所有挑剔,都解读为恨铁不成钢。

 

妈呀,开倒一家公司的原因千千万啊!

 

从商业模式、行业趋势、产品形态到组织结构等,任意一环踏空,都可能满盘皆输。如果一家企业由于多给员工些福利而挂了,只能说明,它本来就没打算活下来。

 

打着“对你严苛的才是好老板”大旗的文章,往往会把华为的狼性搬出来作为有力佐证。

 

有一则突显任正非暴脾气的故事,更是被无数次引用。

 

到了会议室,任正非拿起几个副总裁准备的稿子,看了没两行,就“啪”的一声扔到地上:“你们都写了些什么玩意儿!”于是骂了足有半个小时,总裁办主任严慧敏当场就哭了。

 

咳,问题出在什么地方呢?

 

第一,严苛本意指的是目标导向,杜绝借口。真要有掌门人凭着摔稿子+骂人半小时跻身世界500强,不知道多少人抢着把办公室砸得稀巴烂。

 

第二,这种单一归因,都是片面的说法。你看别人成功了,潜移默化觉得他做啥都对。

 

第三,你学到了华为的狠,却给不了华为的钱。

 

根据数据,华为17万员工的平均薪资是63万。2016年,华为拿出941.79亿元给员工发工资,当时就把无数人惊出双下巴。另外,任正非坚持不上市,他把股份分享给员工,自己却只有1.4%的股权。

 

一位在华为的前同事说,华为虽然加班多,但加班费给得挺大气。你再想想,有多少家公司愿意付加班费的?能调休就很不错了。

 

狼性没学好,搞成哈士奇。

 

好的公司,必然懂得尊重员工,而尊重员工的第一步,就是与之价值匹配的薪酬。

 

一边996或让人长期加班、振臂高呼号召全员拼命,一边不加薪、不升职、压缩福利,拜托,这叫画大饼瞎忽悠好吗?

 

许多老板把核心竞争力挂在嘴边,常认为办事不利是由于员工效率不行,却依然绕不过一个误区:

 

延长上班时间,对提升效率没半点儿帮助。

 

前两周,隔壁项目组赶进度,1周内要出个可用Demo。这么紧迫的局面下,一位项目经理先花了整整两天时间开了5,6次会,每次都拉上一大票人开个几小时。

 

第三天,突然说A没准备好、B框架不可行、C需要细化,弄得有人当场拍桌子:浪费大家那么多时间,现在说啥都不行?

 

整个项目摇摆失控、频频返工。上线前一天,开发做到凌晨4点多才填好坑。

 

结果,他们领导还表示很满意,笑嘻嘻地说了三个字“辛苦了”。

 

我去,把“加班”二字高亮置顶,以后谁还想真正解决问题?

今天看绩效不行,大手一挥全员加班,看似暂时赶上了进度,本质上不过是用工作量来弥补效率不足你还沾沾自喜地想,还是加班好使啊。

 

可实际上,人的状态是随着时间增加而递减的,一开始花3小时能做的事,到后来,没准5小时都搞不定。

 

真正该重视的,是制度和过程中的无谓消耗。

 

反之,劣币驱逐良币,混乱的管理制度,生生把优秀的员工拖垮。于是,对工作的热情日趋冷却,对公司的期待褪成失望。

我最近发现一个其貌不扬的中年男人蛮有意思,就是高雄市市长韩国瑜。

 

韩国瑜曾在台北农产品公司任总经理,2016年,公司发放员工超过8400万台币的端午及中秋奖金。

 

有人公开质疑,认为该公司有公益性,用盈余发奖金非常不妥。

 

他立马回说,盈余增加是“开源节流得宜”。自己都付完该付的钱后,才发放奖金,而公司赚钱,必须要分给辛苦的员工,“不分,over my dead body(除非我死),我一定要分!

 

他的员工死心塌地,他的企业在全台经济萧条的大环境下,营收持续增长。

我很认同雷军那句话:花点时间找合伙人吧,雇佣时代已经是过去时。

 

什么叫好公司?

 

一是收入,二是成就,三是期许。你的同事们都是一群专业的人,你在公司能力与收入不断成长,未来可期,才能手里有劲,眼里有光。这叫合作关系。

 

什么叫烂公司?

 

发着5K的工资,要求5W、10W的业绩,生怕员工过得太好,本能想从员工身上多捞些。这叫雇佣关系。

 

通用电气董事长杰克·韦尔奇有一句颠覆常理的话,他说:员工工资最高的时候,企业成本最低。

 

我从来不相信,苛待员工的公司能有多大的成就。老板让员工吃亏,员工就让客户吃亏,客户就让老板吃亏。

 

兜了一圈,恶性循环的苦果,最终还得自己买单。

参与讨论

发表评论

http://news.viphrm.com/wp-content/uploads/2018/12/微信截图_20181226101745.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