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UCA时代,女性领导的优势在哪里?

2019-01-31

数字化革命背景下,组织管理典范逐渐发生转移,未来对领导力提出了新的要求,为女性的影响力提供了更多机会和平台。

数字化革命背景下,组织管理典范逐渐发生转移,未来对领导力提出了新的要求,为女性的影响力提供了更多机会和平台。

改革开放已经40年,时代也在不断地演变,中国社会的女性经历了不同时代的角色变迁,从“红色一代”到“失落一代”,再从“幸运一代”到“转型一代”,直到“千禧一代”,不同年代背景下成长起来的女性带有不同的时代烙印。

 

早期中国女性企业家作为商界第一批女性拓荒者,她们经历过历史的变迁与人生的跌宕起伏,具有典型传统中国女性特质:吃苦耐劳、奉献精神、忠诚坚忍、任劳任怨。那个年代涌现了像杨绵绵、刘明明这样在改革开放早期非常杰出的女性领导人。之后伴随改革开放的浪潮,出生于20世纪60、70年代的女性企业家作为社会经济转型的见证者和受益者,展现出不同的女性特质:刚柔并济、积极热情、追求成功。

 

数字时代的女性影响力

 

过去10年间,千禧一代开始涌入职场,新生代女性崛起,在科技、创投、企业管理等领域逐渐崭露头角。尤其伴随人工智能时代的到来,云计算、大数据、AI等技术正全面渗透到各个领域,以前所未有的速度颠覆着我们的工作、生活和沟通方式。在人工智能的新世界里,女性拥有AI无法替代的“她”能力,包括高价值的创造力、良好的社交技能,以及对用户体验具有更强的感受力和同理心。

 

数字化革命背景下,组织管理典范逐渐发生转移,未来对领导力提出了新的要求。专注组织层级和管理效率的I时代已经成为过去,如今进入“H时代”,即两个“I”中间的“—”的连接力,更重视跨界的创新和融合。数字化时代为女性的影响力提供了更多机会和平台。

 

如今,从50、60后主导,70、80后涌入的时代,过渡到了80、90后开始主导、千禧一代涌入的时代。商界风貌逐步发生改变。作为时代潮流的受益者和领导者,新生代女性呈现出不同的时代特质:不受传统束缚、更自信,以及更加注重自我价值。她们整体体现了三高:

 

更高的学历水平和就业比例、更强的职业自信,以及更大的事业追求。

 

据2017年经合组织统计显示,获得高等教育学位的女性数量持续上升,女性更多集中在教育健康、人文社科、商科法律等专业领域,同时也有越来越多的女性进入STEM学科。

 

伴随新生代女性进入职场,全球女性也呈现出更高的就业比例,2017年世界银行统计数据显示,全球女性劳动力占比达49%;在中国,女性劳动力占比达61%,更多女性参与就业。

 

积极步入职场的同时,新生代女性不再束缚于传统的社会角色,越来越多的女性正在为争取事业发展空间和舞台而付出不懈努力。2015年PwC针对全球75个国家8 756名新生代职业女性的调研显示:

 

53%的新生代女性将职业晋升通道作为选择雇主的首要标准,并且更愿意通过面对面交流的形式与雇主沟通自己的职业发展规划;

 

49%的新生代女性相信她们在目前公司内可以晋升到高层管理岗位,展现出更强的职业自信;

 

她们也更加注重工作的灵活性和平衡性,97%的新生代女性表示工作生活平衡对她们很重要。

 

另一方面,数字化革命和互联网技术平台在很大程度上,为新生代女性提供了更多的商业机会和职业选择空间,更多新生代女性选择自主创业。

 

2017年全球创业观察组织 (GEM)发布的女性创业者报告显示,相较于2014年中国女性创业意图上升了24%。尤其在互联网领域,新生代女性渐成主力。

 

阿里巴巴2015年发布的《女性创业者报告》显示,淘宝平台交易规模的46%由女性创业者完成,其中80、90后女性创业意愿强烈,她们呈现出高学历和国际化的特征,自我认知能力强,通过个人的努力创造财富。

 

2017年《福布斯》杂志发布的全球白手起家的财富女性榜单中,中国女性占据了56位中的21位,占榜单的37%。致力于自我实现或更高目标、兼顾商业与社会价值的女性创业者和企业家越来越多。

 

更柔性的“她优势”

 

在早期的工业化时代,传统的金字塔形组织架构充满了对集权的崇尚,使得男性领导力的“刚性”优势得以充分释放。如今伴随数字化转型颠覆,组织结构大规模扁平化、网络化,从金字塔形结构变成渔网状结构,领导力的内涵也发生了转变。

 

在领导者的角色方面,领导者由原先的将军、督导逐渐转变为教练或导师,领导方式也由命令式转为协作式团队协作模式由集中指挥中心转为多元指挥中心,过去强调领导和员工的关系就像头脑和手一样,发出的指令精准统一,如今更加注重员工参与,共享愿景。

 

激励模式也从指标考核转为目标管理,以员工的自驱力为主,连接和激发个体价值。

 

数字化时代组织管理典范的转移,为女性提供了更大的发展空间。管理趋向柔性化,无论男女都需要加强对人的关注和培养。担任多重社会角色的女性往往具有柔性的“她优势”,更容易从培养发展的角度对待下属,呈现出倾听和鼓励下属积极参与的领导风格。女性领导者更常表现出以下领导行为:

 

注重员工发展、期望与奖励、树立榜样,以及鼓励参与式决策,而这些领导行为更有助于提高未来组织绩效。

 

 

 

随着技术颠覆的步伐加快,组织管理典范发生转移,复杂多变的市场环境和数字化革命对领导者提出了新的要求,成功的领导者总是被期望在不确定的环境中取得成功,他们面临着更大的压力。过去女性身上的“柔性”特质往往被认为与传统领导力相悖,但数字化时代强调跨界融合创新以及对人的关注,这些正是女性领导者最擅长的领域,未来新生代女性的“她能力”将得到更大程度的发挥。

 

关注员工发展和培养的领导力

 

数字化时代,“领导者即个人英雄”的概念已经不复存在,团队协作和构建生态系统的能力成为新型领导者的核心能力之一。他们需要具备建立和领导团队的能力,保持人员的相互联系和积极互动,营造参与共享的团队氛围。与此同时,千禧一代步入职场,新型人才期望获得有趣、有吸引力和富有价值的工作体验。

 

如何确保员工个人目标与组织目标保持一致、帮助其平衡个人和工作需求、改善员工体验成为领导者普遍面临的新挑战。

 

相较于男性,女性领导者更加注重员工的心理需求,善于沟通,具有较高的柔韧度,这在很大程度上迎合了未来发展的趋势。“她能力”正体现在女性领导者对人才发展、团队协作的敏感关注和耐性上。她们表现出较强的包容性,愿意倾听不同的观点,持续不断地将各种力量和资源汇聚起来,在带领团队实现目标的过程中始终坚定不移。

 

感受力和同理心

 

作为消费主力军,女性也掌握更多决策权,由女性消费市场催生“她经济”。

 

安永(Ernst and Young)针对女性新兴市场的研究报告指出,预计到2028年全球可自由支配支出的75%将由女性控制。尤其是在数字化时代,女性管理者和创业者更容易从消费者的角度出发,对用户体验拥有较强的感受力和同理心。阿里巴巴2015年发布的《女性创业者报告》指出,女性创业偏好生活化场景电商领域,包括时尚服装、家居、健康教育等。作为这些领域的主要消费者,女性更容易从自身角度反思提高用户体验。

 

此外,2018年波士顿咨询对全球女性创业者的调研报告指出,相较于男性,女性创业者更依赖于数据与信息分析,愿意投入更多时间研究,更耐心,这也使得女性创办或共同创办的初创企业普遍产生更高的收益——在5年的时间里,女性初创企业收入平均高出男性10%以上。

 

跨界融合文化的能力

 

创新、跨界和融合成为未来领导者关注的重点。领导者需要具备跨领域的技能也已经是大势所趋,专注于特定专一领域而晋升为高管的时代逐步走向终结,未来技术的应用需要一个具备跨界融合能力的管理者,组织部门和专业领域间的边界也在逐渐模糊。

 

数字化时代,在不断变化的环境中,领导者需要具备跨界思考和变通的能力,不断提升自我,适应不同角色的要求。女性的“她能力”正体现为融合力和适应学习力,像水一样性柔而能变形,在海洋中是海洋之形,在江河之中是江河之形,在杯盘之中是杯盘之形,随时调整心态适应不同的环境,积极面对困境。

参与讨论

发表评论

http://news.viphrm.com/wp-content/uploads/2019/01/企业微信截图_20190131095451.png